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不只是李宗盛,每一个作人都有作的理由

杯莫停2018-07-03 08:50:33

所谓匠人,就是在某一方面有着不俗技能的手艺人。而好的匠人,也必然是作人。正可谓,“玉不琢,不成器;人不作,不成艺”。当我们身处一个被高科技包围的环境中,早已被技训练成一个懒人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匠人的那份“作”是多么的珍贵!


手工之物各不相同,匠人之心却总有惺惺相惜。在每一个手工故事背后,我们都可以领略到那份匠心的至诚:是每一位匠人对手工的坚持与领悟,是一起坚守致臻如一的执念。每一件手工作品都是匠人极致技艺的展现,一生只专注于一件事情,并把事情“作”到极致。




怀旧并不是守旧,只为留下时间的味道

 

木头是来自万物星辰的馈赠,不能因为它的普遍而忽视它的珍贵。陈雷雨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木匠,在他印象中,父辈们的旧时光里通常都靠自己的双手雕凿木工物件,愈贴合日常的器物愈需要亲手去完成,那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洗礼。手工对他而言,是一种怀旧的生活态度,他想从手工中暂时脱离逐渐被机械化的世界,去追根溯源,去寻求生命最初的本意。

 



陈雷雨设计并亲手制作的这套木质酒柜和桌椅讲究的是器型及做旧效果。俗话说三分料七分工,只有纯粹的手工技艺才能打造家具做旧的观感。在这次的设计中,他还融入了威士忌橡木桶的木片,让整张桌子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威士忌的香气。没有精密的机器也没有标准的切割,通过刨刀、凿子斧、拿捏尺度毫厘、把握圈圆角直,承载着父辈的旧时光,充满着情怀,这也便是他独特的匠心。

 



不求一气呵成,只为铸造无可复制的醇厚感


玻璃匠人吴昊从事于铸造玻璃艺术的创作。“生活中的一些瞬间皆是灵感的来源,我用作品纪念自己的切身经历。” 对于吴昊而言,玻璃是他凝固记忆、凝固想法的绝佳容器,他对于玻璃的打磨是他留住那颗矢志不渝的匠心的独特方式。

 

铸造玻璃,不同于吹制玻璃。不是一气呵成,一簇即就,而是用双手去一步步地堆叠。从制作泥胚,翻制硅胶模具,白蜡浇灌模具,修蜡,成型,烧制,脱蜡,再进行打磨、切割、抛光,每一个步骤都环环相扣。铸造玻璃的作品会更加有力量和醇厚感,玻璃生命力就有了活的体现。

 



三款杯子将威士忌三要素,水、大麦、空气融入玻璃杯的创作中,是对于手工威士忌的一次敬礼。《水和空气》中水流液体的流动感,在杯壁外延展。在威士忌中加入冰块可以更好地带出威士忌本身的香味,以及带来更深层的口感,借助这样的一个想法,内壁冰山的造型呼之欲出。造型如同一粒饱满的麦粒的《大麦》让人眼前耳目一新。通过自己对于酒杯的握感,创造出《自我》这款带有自己个人品味的杯子,就像威士忌那般醇厚,持久而温暖,唯有足够的耐心才能带来收获的喜悦。

 

▼  


落刀无悔,经典永不褪色

 

革也,“革”来自“皮革”,亦来自《易经》中的一句话:“井道不可不革也,故受之以革”,意寓创新。这个名称,包含了白宇东对自己匠人生涯的定位——持守匠心但追求创新。中国人研习任何工艺,都习惯经过锤炼造就一生受用的手艺。皮雕的创作但凡烙下,便无法褪去,落刀后便是一段不可回望的旅程,这或许是对于手工作品最大的挑战。

 



作为一位年轻的匠人,白宇东的入行和老一辈皮匠们师徒相袭的传统模式不同,他成为皮匠,一半是无心插柳,一半是自己的孜孜追求。通过日常频繁习作,他不断的修炼技艺,每一刻印都是千锤的百炼,每个刻痕皆是不苟的传递。凹凸曲折,百转迂回,每一个细节都刻画得丝丝入扣。只有这样的经典,才能历久而无法褪色。




用时间上色,找到初吻的味道

 

作为一名独立烟斗设计师,张琳手工制作一个烟斗需要耗费很长时间:设计斗钵,找隼眼,打通烟道,然后上色烟斗,最长一次他差不多用了两年完成了一只烟斗。

 

张琳同时也是一名威士忌的爱好者。他设计烟斗最重要的部分是如何让烟斗有更好的口感。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口感60%以上都取决于橡木桶,于是灵感突然涌现,他决定用橡木桶的木头制作出带有其陈酿威士忌风味的烟斗。

 



作为一个苛求完美的作人,张琳先生有时会过分偏执,但因为拥有对手工执着的的信念,这份偏执也会变的美好。如同酿制威士忌也是个漫长的手工过程,通过极致手工实现造物初心,这点和张琳做烟斗的风格很相似。一款好的单一麦芽威士忌能让你品尝到时间的味道,一把好的烟斗则能让你找回初吻的味道。

 



数十年的坚持,让最简单变得最纯粹

 

收音机最难让人忘却的,是声音从“滋啦滋啦”到清晰悦耳的调音过程感到痴迷。曾德钧毕生热爱收音机,从小学拥有自己第一台收音机开始,他一直梦想能制造世界上最优秀的收音机。在人生道路上,他着迷于音箱的质感和声音的美学,并一直坚持这这份情怀,最终创造了“猫王收音机”。当前快时代的节奏让我们忘却了很多传统的技艺,而曾德钧希望可以将这一份返璞归真的情怀延续下去。

 



而这款定制的猫王音箱,无论是木质温润而光泽的外形,还是每一个旋钮电子管的设计,猫王音箱无一不透露着一种浓郁的文艺复古氛围,就像是回到了黑白胶片的那个时代,一切变得醇厚而缓慢。最简单的音响也能发出最纯粹的音乐。坚持几十年如一日的匠心,才是最令人着迷的情怀。

 



好的威士忌就是手工与匠心的美妙融合

 

每一位匠人设计的作品不同,年龄各异,但是都代表着一份对于手工的赤忱之心。正如同每一款百富单一麦芽威士忌,年份不同,陈酿方式各异,但都承载了苏格兰手工威士忌的风味。手工的酒源远流长,味道醇厚绵长,带有其的香气;手工的作品更是独具匠心,弥足珍贵,为这世间留下了不可估量的珍品。

 

古往今来,很少有酒厂像苏格兰百富一样,仍旧自己种植大麦、仍旧使用传统人工地板发芽技术,拥有苏格兰威士忌业内最专业的酿酒大师首席酿酒大师大卫•斯图尔特先生亲自对于成千上万个橡木桶中的陈酿悉心甄选,并且百年来坚持雇用专职桶匠和铜匠来管理橡木桶和维护蒸馏器。五大手工技艺的传承和坚持在每樽橡木桶中粹炼出纯粹,孕育珍贵无比的琥珀酒液。透过五大手工传统,苏格兰百富威士忌保留了对制造极致佳酿的信念。




品一杯威士忌在于用心去感受酒液在口腔中迸发出的各种风味集合,感受每一杯酒背后的故事。每一杯酒,每一滴酒液都是手工智慧的结合。


如果说,气候、大麦、水,以及木桶决定了威士忌多样的风味,那么,只有人,才造就了威士忌不同的个性。而只有具备“匠心”的人,才能赋予威士忌以灵魂。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