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灵宝原创】小说《玉儿》 ‖  吴亚锋

灵宝原创2018-07-03 08:09:51

小编微信:lbyc999   QQ 1501354015

灵宝原创微信公众号,我们只做原创!

作者简介

吴亚锋,灵宝阳平人。男,一九六四年生人,农民。少年毕业于灵宝二高,高考不第,从军,学得司机,复员后以此为生许多年,人前人后的称师傅,骨子里依然农民。清贫半生,无所建树,然痴心不改,偏就喜欢舞文弄墨,不成其章,聊作抚慰。

 
 

小说<玉儿》

上篇

玉儿是个丰腴的女子,喜眉喜眼的喜庆,没人见过她愁,脸上始终洋溢着无缘无故的笑。儿子墙头子高了,她没个妈的样,搂着儿子撒娇卖萌,人多人少不在乎,满脸的幸福样子,非要做出个女儿态散出来。村上的老少都稀罕她,她也稀罕老少爷们儿。善良的人看到她,越发善良,不善良的人见到她,也抑制了许多恶来。没人为难她,她也不会为难别人。谁家有事要帮忙,她不说二话,比爷们儿还豪气。要是哪个男人缩手缩脚见死不救,她非要骂人家个狗血喷头。为这阿奎没少说她:你愿管闲事,别人管不着,可别人咋样,也不用你管。不等阿奎说完,玉儿一阵子嚷嚷,阿奎便不吱声。小两口过了十几年,彼此知道。再说下去,阿奎有更大的苦头吃。阿奎摇摇头不说话了,玉儿丢下一句骂,咯咯笑着扭动腰身走了。
    

自从农村的经济形势不景气,家家的日子都紧巴起来。许多人想着法的挣钱,可是庄稼人除了有把子力气,挣钱的门路太少。年老的走不动,年轻人都纷纷出去打工。远千百里,背井离乡。丢下老的老少的少,实在栖慌。阿奎算是有头脑的人,看准机会做起了种植香菇的事情。这是个苦差事,没白天没黑夜,投入又大,还需要大量的劳动力。阿奎借了不少外债,加之休息不好,人也憔悴了。玉儿看着心疼,劝说丈夫不做了,我跟着你什么罪都能吃。我不稀罕荣华富贵,只要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是好日子。阿奎看着玉儿既是流泪也是笑模样的脸,越发心疼了。轻轻搂着玉儿,不说话,心里暗暗发誓,挣死也要挣钱让媳妇过上好日子。
    

阿奎娘年轻受寡,拉扯阿奎长大,供他读书。大学毕业本指望儿子出人头地,后半辈子有指望。可是儿子放着城里的工作不干,非要跑回来。老人哪里知道,现在的大学生到处都是,城里的工作并不好找。即是找到了,挣钱少,又无前程,难以养家糊口。自幼和玉儿青梅竹马的恋爱,玉儿没上大学,一直等到阿奎大学毕业。结婚后一心在家里伺候娘,生了儿子,可爱聪明。小两口恩爱有加,一家人其乐融融,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
    

香菇的生意,投资大收益却不是多理想。前几年种的人少,属初步发展阶段,有些人发了财。种的人多了,市场也没了暴利。阿奎恰恰处在这个空档处。连着两年不景气,一下子经受不住打击,垮了。玉儿心疼丈夫,黑夜里搂着阿奎不住的安慰。阿奎睡着了,她却偷偷地在哭,不出声。
    

香菇生意做赔的家越来越多,好多人家都收拾了摊子,等形势好转了再做。阿奎不服气,又试了一年,仍然不能有转机,玉儿也灰心了,两口子商量先把这事放下,等有好机会再做。
    

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好多出去的人都挣了钱。阿奎心眼活泛了,可是左思右想出不去。娘老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儿子正上学,正是需要关爱的年龄,没人指教,怕耽误了孩子。多少家大人出去挣了钱,人前人后的风光无限,可是没人管教孩子,一个个的失调,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想到这些,阿奎更加的郁闷起来。他是大学生,知道教育的重要性,钱没了可以挣,孩子走不到正路上,毁掉的可不是一代人啊!
   

再想到玉儿纯纯的样子,阿奎心更是揪在一起。

玉儿单纯,他不在家里,怕她挑不起这一摊子。想来想去,没有主意。玉儿看出了丈夫的为难,也知道一家子的日子过着不易。想想看,只有自己出去是比较妥当的办法。阿奎听说玉儿的想法,头摇的像拨浪鼓子。这怎么行呢?你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么简单的人,出去还不让人给卖了。玉儿瞧着丈夫紧张的脸,一阵阵的心疼又幸福。丈夫离不开她,她更离不开丈夫。还有娘和儿子,想到儿子,玉儿立刻哭的如泪人。可是总要过日子,都待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啊。
    

一夜间,两口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天明,才紧紧偎依着睡着了。
    

玉儿到底还是走了。现在各个地方的企业都喜欢要农村的女工。农村的女子肯吃苦,要求低,又容易管理。玉儿轻而易举地被南方的一家电子厂招收,虽然离家远,可是工资待遇高,福利好。同村的几个姐妹们都兴高采烈地同去,大家相互照应,家里人也就放心。很是难舍难分了些时候,火车一夜间把她们带到了远方,留下一家子老少,站在那里泪眼婆娑的望着火车远去的方向。
    

玉儿走了一年,很少回来。路途遥远,回来一趟都有一笔费用。只好通话视频,解了相思之苦。每每从手机里看到阿奎和儿子,玉儿总要哭。儿子下意识在手机屏幕上帮妈妈擦眼泪,玉儿和阿奎都哭。时间长了,慢慢的都习惯了,也不再哭了,儿子也渐渐懂事。阿奎看到玉儿的容颜有了变化,也学会化妆了,进了城人洋气了,那招牌式的笑又挂在脸上,阿奎高兴,不免心里忐忑不安,想想妻子的可爱样子,阿奎一夜不眠。
    

自从玉儿走后,阿奎更加努力的干活。地里伺弄的整整端端,抽空打零工,儿子要上学,要花钱,娘的身体每况愈下,离不得药。玉儿拿回来的钱他不动,将来用钱的地方多,要有储备。再是一个老爷们儿,花媳妇的钱,阿奎心里有愧疚。 

中篇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玉儿已经在厂里干了两年。两年时间不长,可是一个乡下女子离开亲人跑这么远的地方,思念家乡,思念丈夫孩子,那份夜深人静时的孤独,是难以名状的。玉儿性格豪爽,倒不是多么难以承受,特别是通过劳动换得丰厚的报酬,玉儿还是笑的多。玉儿勤快能吃苦,这是乡下女子的特质,玉儿表现的更突出。份内的工作是拿不住她的,加班加点的活,她照样做的好。可是,厂子里面的加工活,并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老工人懂门道,挣钱全靠加班。为了加班,必须要和领导搞好关系。有人能施展了计谋,耍了手段轻松拿下,有些人老实,不谙道道,总是轮不倒。玉儿便是后者,领导们看出她的实在和能干,小带班更是了解她,她每天呵呵笑着,所有人都喜欢她的性格。带班安排她加班干活,就有人背后编造了谣言,说她如何如何取悦领导。玉儿知道了,火冒三丈,在车间里大声嚷嚷非要和谁说个分明。可谁又碰她那个茬呢?没人理她,气的她跑回宿舍捂住被子大哭。哭够,便越发的想阿奎和孩子了。

玉儿走后,阿奎找到在山上给人开三轮车拉渣的活。灵宝的小秦岭是矿区,有些工队需要当地的年轻人干些技术性的活,比如开三轮车出渣。外地人跑这么远不干这活,嫌钱少。人家出门在外,和玉儿出门打工是一样的,是挣高工资的。这些活就只好从当地找人干。虽然钱不多,可是比起阿奎平时打零工的收入,要高很多。阿奎是大学生,本来可以做些体面的事,可体面的事往往钱少,来的慢。阿奎负担重,玉儿又不在家,他不想在那些没意义的事情上费功夫。开三轮车虽然苦累,又有危险。因为是在洞子里面跑,尽管里面灯火通明,毕竟是在大山的深处,稍不小心,就有危险。就有开三轮车出事的,高报酬高风险,阿奎明白,可是为了生活,为了玉儿和儿子,也为了娘能有个幸福的晚年,阿奎还是瞒着娘干了,当然,玉儿更是不知道。

到底还是好人多,一个企业也不会靠伎俩发展。玉儿的优秀还是被领导赏识。一段时间后,玉儿不仅涨了工资,还做了带班,连奖金算起来,每个月都有不菲的收入。同去的姐妹们既羡慕又嫉妒,难免说话阴阳怪气起来,玉儿不知,一片真诚相待,可她不知道有人背后却施起了坏。就有人探亲回去,给阿奎说了玉儿的闲话,说玉儿怎么样能拿那么多的工资,你想想吧。阿奎不在意,她了解妻子,玉儿单纯,可是做人有正气。可是回来的人三番五次的说,阿奎心里也就含糊起来。每天干活回来,浑身散架,娘问他,他不说话,娘心疼的掉泪。阿奎哄走了娘,躺在床上瞪大眼睛胡思乱想。

阿奎休息不好,整天神不守舍。时间长了,工作受了影响。一天快下班时,眼前一黑,车子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在洞子崖壁上,顷刻之间血流如注,不省人事。大家七手八脚把阿奎送进了医院,万幸的是,命保住了,一条腿粉碎性骨折,需要手术治疗。老板仁义,不推卸责任,拿了钱,做了手术。娘知道了,顶着花白的头发,坐在他跟前伺候他。娘坚强,在儿子面前笑吟吟的,背过脸偷偷抹眼泪。阿奎知道娘的性格,在娘跟前说说笑笑:不要紧,歇几天就好了。告诉娘不要让儿子知道,孩子小,怕他受不了,也怕他告诉妈妈。儿子和玉儿每天要视频通话的。他不想玉儿知道这事,他怕她急。

玉儿的工作越来越顺手,待遇也越来越好。厂里安排她去学习,去了更大的城市。玉儿的眼界更开阔了。她从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地方,更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世界。她一下子觉得她到了天堂。原来人可以这样美好的生活,自己几十年的人生是无法与之比较的。城里的女人个个美丽,她们生就的美丽吗?玉儿想不明白。橱窗里打量自己,也不差呀,甚至比那些城里的女人还好看。城里的女人都是画出来的,玉儿不画比她们都好看。想到这儿,玉儿有些不高兴,凭什么她们就可以穿那么好,吃那么好,又轻松自在的过日子。我就不能呢?想到自己不能过这样的日子,玉儿心里愤愤然。越发想阿奎,阿奎是优秀的男人,最好的丈夫,又有文化。只是生在乡下,耽误了前程。想到阿奎,玉儿的心柔柔的心疼。学习的差事很轻松,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其余时间自由活动。几个同行的人结伴逛街,城里的灯红酒绿,渐渐让玉儿她们迷醉了。 

下篇 

阿奎的腿慢慢恢复了,已能拄着拐杖下地走动。老板很是仁义,给了一笔钱,让阿奎好好休养。阿奎的伤恢复痊愈,又想去继续上班,老板却推辞了。阿奎理解人家,他出了这么档子事,没有大碍,老板已经是阿弥陀佛了,再让他来干活,一条带伤的残腿,老板说什么也不会再找这个麻烦了。阿奎千万保证不会再有此类事发生,可老板态度很坚决:兄弟,你不费劲了。你不是我这里的事,你是文化人,钻在我这个摊子里,能把你耽搁了。老板态度坚决诚恳。在这里干了一段时间,阿奎给老板留下了好印象,老板也看出阿奎是有能耐的人。可是现在这世道,谁也不想多事多麻烦。“兄弟,到别处奔去吧,我这里庙小,真的供不起你。”不再说什么,阿奎谢了老板,回到家里,整天闷声不响,儿子渐渐懂事,看得出爸爸不开心,放学回家只偎在奶奶跟前,娘心疼儿子,更心疼孙子,搂着孙子就想起了媳妇玉儿,偷偷掉泪。

玉儿的事业,现在可以叫事业了。这是玉儿出来以后的认识,出来了,她知道人除了活的滋润,还应该有事业要做的。玉儿的事业现在做的风生水起,尽管只是一个打工妹,可是领导器重,同事们信任,厂里给了更丰厚的待遇,也给了更重的担子。玉儿现在已经是班组组长了,工资翻倍。玉儿从心底里爱上了这个工作,也爱厂,更爱南国热带的椰风气候。这里没有冬天,四季能穿着漂亮的裙子。玉儿兴奋,这些衣服原来只在老家的电视上见过,那曾经连羡慕都没资格的,现在却穿在身上。每当玉儿花枝招展地走过厂区或者是大街上,那纷纷投来的目光,让玉儿十分受用。

玉儿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她想到阿奎,阿奎每次通话,都表现的特别平静。告诉她家里一切都好,娘好,儿子好。叫她好好保重身体,不要拼命。挣钱多少无关紧要,一定要平安开心。玉儿拿着电话想哭,却总没有哭。她太想阿奎了,太想儿子,想娘。虽然是婆婆,可是娘从来把她当闺女看,过门十几年,婆媳从不红脸。玉儿拉乎,大大咧咧,什么事情不计较,就会没缘由的笑,娘稀罕这个媳妇,大小事情俱已替她操心。孙子换季的衣服,娘买娘做,她不管。甚至她换下的衣服没来的及洗,娘帮她洗了晾了,叠的整齐,放在她的床头。玉儿知恩,娘有了头疼脑闷,玉儿全心伺候,比阿奎还做的好。隔三差五给娘零花钱,比阿奎及时。阿奎心里有数,自己大学念完没上班,就是为了玉儿。玉儿没上了大学,高中毕业就回了家。玉儿娘家厚实,父亲为她找了工作,她不去,一心跟着阿奎,吃苦受穷,玉儿愿意。父亲没办法,只能依了她,看到玉儿过的可以,父亲也放心了。阿奎知道玉儿的单纯痴情,一心爱她。

玉儿爱阿奎,她认为阿奎缺乏的是机会。现在她看到外面世界的广阔,她觉得阿奎走出来更有前途。夫妻俩在电话里说过这事,玉儿探亲小两口也讨论过。阿奎并不赞成。一来娘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少不了人照顾。再则儿子正在成长,不能放任。十年树木,百年育人,这个道理玉儿是懂的,可是生活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又看到世界的繁华,玉儿不甘心。玉儿在外面也见到过许多优秀的男人,看到他们的成功与辉煌,心底里她觉得那些人是无法与阿奎相比的,阿奎的潜质她知道,他缺的是机遇,她要说服他,必须要让他走出来,他应该有作为。

礼拜六是玉儿和儿子的视频时间,这是法定时间,雷打不动。如果偶尔一次儿子没能按时打开手机,玉儿便掉了魂。儿子大了,已经上初中。和母亲说话已经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阿奎的腿伤,爸爸和奶奶都不让告诉妈妈,儿子始终没说。可阿奎的腿病有了复发,在市医院住院复查,没能和儿子同时出现在手机上。玉儿再三追问,儿子忍不住告诉了妈妈。玉儿一下子傻了,她没想到只探家回厂半年工夫,家里出了事,她却不知道。没和儿子说完话,玉儿关了手机。躺在床上哭了起来。

一夜间,玉儿没有睡觉。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天明时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回家。

回到阿奎身边,回到儿子身边,回到娘身边。回到家里,不管再苦再穷,她不想再离开家,离开亲人。即是再出门打拼,她再也不想和亲人分开。她一下子明白,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从南方都市开往西部小城灵宝的火车上,坐着归心似箭的玉儿。那双美丽的眼睛,除了对亲人的迫切想见的急切,更能看出她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完)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