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醉美静影‖着力飞翔的女夜鹰

呱呱电影2018-07-03 07:34:43


台湾女导演姜秀琼之前导演过短片《艾草》,颇受好评。2011年拍摄的纪录片《乘着光影去旅行》,呈现著名摄影师李屏宾30年电影摄影的不凡经历。这次,她前往日本以农业遗产闻名的能登半岛,执导了她的第一部剧情片《宁静咖啡馆之歌》(2015)。

 
如果只是看片子,还真有点不相信如此静悠深韵的影像,出自于一位台湾女导演之手,且感觉非常沉稳老道,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尤其在叙事与情绪渲染之间,层次分明,又恰到好处,不让人感到生硬和滞涩,可谓亮眼纷呈。

 
也难怪,这是一部地道的女性电影,片中主要角色都是女人,由女人拍摄一部深幽之味的女性电影,果然不同凡响,余音袅袅。但我要问的是,华人导演为何如此喜欢前往日本列岛拍摄电影,王颖新近拍了一部《当女人沉睡时》(参见我同名影评),足现沉厚的创作功力,且拉来了北野武的强力加盟,让影片有着伊豆舞岛的特殊印记和空灵的质感。

 
我想,这与日本自然风情、人文及日本电影影响有关,似乎一想到如果要拍一部令人深味的电影,非日本不可,或者得由日本演员担纲不可。的确,日本演员的自然与多维度演绎,乃其它东亚国家缺乏的,喧嚣的中国大陆就更贫乏。如同《宁静咖啡馆之歌》饰演吉田岬的永作博美,静谧内敛,而出演绘里子的佐佐木希,则懒散不定,极为契合片中角色。

 
出生于1970年的永作博美,原是一名偶象歌手,知名的歌唱组合解散后,半路出家,出演了黑泽清的《分身》,之后先后主演了《悲情家族》《不要嘲笑我们的性》《第八日的蝉》等片,这次出演也是她刚刚生产后。有趣的是,片中唯一的男性配角能哉由著名影星永濑正敏打了回酱油,且不好彩,讨骂的一个角色。

 
但我觉得饰演绘里子小女儿的山崎有沙最为出彩,喜怒哀乐,纯天然萌派,加之小弟翔太的插科打诨,这一对小毛头,为影片增色不少,甚至可以说献上了最为动人的乐章,也不觉为过。

 
影片叙事极简,淡化叙事,更多的镜语留给角色的心理扫描,更切合了影片的宁静本质。吉田岬的父亲失踪8年后,债主到东京找到她,说人失踪8年,没有找到,即可在法律上宣布死亡,但他生前欠下的所有债务,其子女必须承担,她说我会还钱。这让对方大感意外,本来可能只是不抱希望的说一说,没想到这位女儿竟然如此爽快。

 
因为岬在4岁时即离开了父亲,跟着已离婚的母亲过活,自此再也没见过父亲,为此她深感内疚,觉得是自己的选择遗弃了父亲。当对方说你父亲生前什么也没留下,除了海边那间破烂的小船屋。


由此,本在东京从事咖啡烘焙的岬开着车,载着所有的行囊来到能登半岛海滨的那间破烂不堪的小船屋。满目疮痍,也要呆下去。她要在这等待父亲归来。她请人重新装修,装饰一新后,名为“夜鹰咖啡烘焙屋”开业,主要加工非洲和南美洲的咖啡豆,是原料商和咖啡馆之间的加工中转站。

 
同时,岬留意到隔邻那间山崎民宿的主人不在家,只有一对小儿女,姐姐总是带着小弟晃荡,在超市甚至偷食品当作小偷跳跑,让她好生奇怪。


小女孩有沙上学三年级,女老师通知学生交伙食费,只有她没法交上,还被男生取笑小偷小偷,但生性倔犟的她,所有委屈都自己扛,谁让她跟弟弟遇到一个神经大条懒散粗心的妈妈绘里子呢。小学女老师做家访无果,便成了岬咖啡馆的第一个客户。也让岬了解到了这对姐弟的实际窘境。

 
这个糊涂的妈妈,每早给这对儿女留下泡面,即前往金泽市里酒吧打工。好心的岬看到这两个孩子趴着窗看她磨咖啡,就招呼她进来,没想到她直接向岬借钱交学费,岬说你喝杯咖啡,如果你在我这做帮手,我就给你钱。


开心的有沙自此就帮她贴标签。来自不同国家的咖啡,有着不同的天然香味,她必须加以甄别,还要保持包装的洁净。

 
这样有了学费,有希还想给妈妈买东西,在超市却被偷窃耳饰的女小偷反诬为小偷,可怜兮兮的小有沙真是有口难辩,因为她之前被当作小偷。被女老师送回家的有希,少不了挨这位粗心妈妈的打骂。岬告诉女老师这孩子至少这次没有偷,她只是拿到了第一份工钱,想给妈妈买礼物。

 
女老师才恍然大悟,很感激你能帮她,但你这样请她做事,违反了劳动基准法。在岬看来,孩子们在这做点事,跟玩儿差不多,关键是免于了她们的困苦。绘里子也不让有沙再踏进咖啡屋半步。原本开心的有沙,整天郁闷。她觉得岬姨姨比妈妈更可亲。她为此找到夜鹰的图书,想从中得到何为夜鹰。

 
那天,醉酒的能哉闯入岬的屋子,弹着她的吉它,被岬喝令离开。因为她知道,这男人就是绘里子的情人,且两孩子惧怕他。没想到他摔掉吉它,且按倒她欲强奸,幸而被回来的绘里子听到,情急之下,遂拿着东西砸下去。


警察抓走了能哉,她们的心靠近了。了解到绘里子的工作的无奈,岬请她来咖啡屋做事。这样,孩子的生活有了着落,她也不用每天跑市里。

 
绘里子很感动。这等于绘里子一家三口全来了。她们开心的忙活着。岬给远方的父亲家人写信,希望他们来看看。没想到父亲的所有亲人,从青森八户都来了一趟。她们弹琴谈心,不亦乐乎。有沙还有个好心的奶奶由希子在医院住院,其实不是亲奶奶,以前幸亏她照顾她们一家。绘里子希望她出院后一起经营民宿。

 
在她们的共同努力下,民宿与咖啡屋都红红火火,甚至相扑队都搬来民宿来训练。当绘里子在电视看到“夜鹰丸”号发现的消息,并发现了4具遗骸。想来里面肯定就是岬的父亲了。


看来她等不来父亲了。接受不了现实的岬,无以开解,显然,她的痛苦加深了。她并没有去认领遗骸,却停开了咖啡屋返回了东京。咖啡馆依然如一的宁静,却是死寂般的宁静。

 
岬的离开,让绘里子一家非常难过,非常郁闷。毫无生气的一家三口天天盼着她归来。绘里子时常会驻足咖啡馆的长廊遥望,有沙趴在窗口,呆萌地静等着岬姨重返的身影。


终于有一天,一辆熟悉的车子进入有沙的眼帘,岬回来了。原来,岬已离不开这一片海,这一片属于她的海了,她就是有沙念叨的那只顽强的女夜鹰吧,哪怕翅膀折断了,也要着力飞翔。

       2016、10、29 

 

 

敬请关注公众微信号:呱呱电影  Bwwgfhj798

或直接点击最上端蓝字,关注“呱呱电影”,谢谢!

谢谢赞赏!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