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左岸风文学】十月合奏征文未入围作品展示(三)

左岸风文学2018-07-03 05:01:00

03

十月合奏征文未入围作品展示

左岸风编辑部



宋浏作品


 

 无梦的石阶 

一把雨伞的边缘
落下星星多情的泪珠
那些经过岁月雕刻的沧桑
步步惊心

自卑从昨夜走来
它试图撑起一株野菊花的风景
于是,我决定在没找到虚度年华之前
步步为营

2016.10.21.稿。


 听秋 

再也不信秋风
穿越水稻田遗失的暗香
可以撬开你十月紧闭的心扉

再也不会从昨夜
拾掇伤感
只要窗外奏起凄凄的虫鸣

2016.10.21.稿。

 



高运河作品



 无梦的石阶 

至此向上
去迎那纷纷扬扬的雪
迷蒙中不必回眸
爱的馈赠
总是不分季节
方向没有问题
想象也没有问题
只是呵护
稍稍来迟了些
就这样踏实
自己的每一步
笃信直觉

 听秋 


不是你的主旋律
雨也不是
枫叶
窃取了太阳的情愫
在飘落中黯然神伤
霜吸干了
露的乳汁
留下些
说不清的心事
白云不说话
静观雁阵
从自己的帐下掠过
几声哀鸣
把沉重的叹息
甩给北方

28161023

 

 开荒地

 

开荒地在一天比一天阔气的都市里
很少有人去回味粮食的辛酸
那一粒粒黄澄澄的稻谷
是父辈们一镐一镐
从荆棘或石缝中刨出来的呀
他们以最原始的方式
梳理着脚下贫瘠的土地
以此来喂养他们
嗷嗷待哺的子孙

你见过满山梁
一块块补丁似的开荒地吗
艰难的日子
就从这里开始

我的双脚
曾经蹒跚在
爷爷开垦的荒地里
那暖如母亲胸怀的处女地
我的胚芽是在那里
发育成熟

我曾经漫步在
钢筋混凝土支撑的城市里
倾听脚下土地的呻吟
那是被蚕食被分割的痛楚啊
那是永不见天日的囚禁

开荒地吆 
你以并不丰盈的乳汁
养活了你的难民

开荒地啊
请把我们的太阳搂住
请把拓荒者古铜色的臂膀搂住
请领回那些找不到家门的人

 20161024

 


子佩作品


 

 锈色的行走

 

 

天塌下来的时候

我正在山下看夕阳

万道霞光取代当年的承诺

玻璃被当成玉石

隔离的光折射出五彩缤纷的人间

 

迷蒙的眼看不见唇的动作

听是唯一与世界的联系

一个字飞跃千山万水

一个标点斗转乾坤

 

说起江水的头或者海的岛屿

说起翻滚的浪或者峰峦的石砾

来去的通途一路奔波

我始终保持着花朵凋谢后的尊严

以草木的名义沉默

等待四季里最适宜的早晨

 

背上所有遗留的枷锁

我的流放是秋向冬的宣传队

是下一阵风来之前的播种

是梦里的印刷和火药

是幽远的燃烧掩饰蓝色的外焰

 

摩擦中的锈色斑驳如画

我的行走分不出留下和落下的区别

甚至每一颗粉末的生存和死亡

 

 听秋

 

 

一些声响

簌簌地叶落

滋滋地被脚步碾压

 

天高雁飞

每一声鸣叫不是呼唤

是我们无耻翻译的语言

 

小桥流水如流泪

花忘记时间

芬芳沁入动容的角色

看剑如抚摸温柔的锋利

秋千荡在腰肢

忽高忽低

 

枝叶的操守与根茎的前情

寒冷来临之前

扫荡出灯火下的夜色

擦去一行行潦草的字迹

春天的阳光躺在秋天的月色

种子出生在重灾区

 

屏住呼吸

听你

扬起的眉掀动嘴角的天真

说出的话在四面的墙中荡起回声

 


蔡德仙作品


 

 无梦的石阶 

 

一百多级的石阶

每天登数次

一年登千次

十年登万次

 

多少年了

石阶开了花又落了

石阶还是石阶

只是不再开花

 

石阶不老

你却老了

你的梦还在

石阶却没有了梦

 

无梦的石阶屹立着

你的梦真的在吗

 

 

 甘棠

 

夸父留下的桃林

万古不腐

召伯的遗爱

绿叶婆娑

 

朗朗乾坤

人们手里的那碗水

始终不泼下一滴

心中的那杆秤

始终不差分毫

 

从古到今

为人民的永垂不朽

与民为敌的万劫不复

甘棠

被时间铸造成了

甜蜜的雕像

 

 

 听秋

 

总是难于忘记秋雨的絮絮叨叨

那是白居易笔下的贾人妇

婉转幽怨至今难忘

那是大漠沙如雪的边疆

豪迈悲壮浸透了千年的月光

那是李商隐的芭蕉夜雨

更漏之音失去了意义

 

如今

秋雨玲珑的笑声

酣畅淋漓地撒遍金黄的原野

跨过长江大河

越过崇山峻岭

洒在人们喜气洋洋的脸上

 

静静地坐在门口

看着秋一趟一趟从容走过

真希望日子没有尽头

但两难的选择

是逃不脱的恶梦

 

跳出心口的心脏

被带上紧箍咒的大脑

唯有暂时皈依佛门

在一个深秋的午后

一种抗拒腐败的声音簌簌落下

 

 

 锈色的行走

 

一辆崭新的汽车在路上奔走的时候

没有规定的报废期

但一辆摩托车却有使用的期限。

 

陪伴你经历十三年寻常风雨的

那辆白色的摩托车终于到了报废期

你毫不犹豫让它重生

但回眸一撇

你却看见了自己的残忍

制止马上拍照留念的欲望

那孤独无奈的惨白

却已顽固地树立在你的脑海

 

路上有多少摩托车过期了

仍继续跛着脚行走

锈色斑斑的样子

还排出黑黑长长的尾气

 

即使不行走的

也自设一个坟墓

在锈色的行走颇流行的时代

你愚笨得成了一个神话

 


丁庆旺作品



 无梦的石阶

 

雷声穿透石头的梦呓

一朵朵的野花

举起清醒的露珠

大地,把故事捋顺

只有穿戴简陋的

石阶,静默着

就像我以前时常看到

邻居呆傻大婶

裸露乳房

赤脚而坐

身旁的一只小猫陪伴

几只喜鹊欢唱着

让风拽着呆傻大婶的发髻

由春到夏

由黑到白

呈现着岁月、厚重

 

 

 甘棠

 

甘棠的故事

是我一直努力的遗忘

正如努力遗忘故乡的景色

遗忘父母白发的额头,那样

日月

就可以静静地

斟酌雁鸣南飞

斟酌布谷鸟的叫春

斟酌父亲身影里

磕打旱烟袋锅的

丰收喜悦

斟酌田埂上荠菜花香

爬满母亲的笑脸

所以,我

只有深深地遗忘

在泪水里,才能

感受冬天凄苦

感受父亲用煮熟的甘棠

喂服母亲哮喘的冬天

 

 听秋

 

秋天,一路走来

荡起微澜的曲目

那天高云淡

勾起心底的情愫

听秋,雁荡成行

追逐着

一个秋与春词语

恒古命题

就是那样的

摇响深秋风铃

挂在羞红脸的高粱头上

任秋风抚慰

金黄的稻谷

黄灿灿的玉米

一展故乡丰收的歌喉

 

 锈色的行走

 

时光

撕开的所有

沿着斑驳的路行进

未来即使充满黑暗

充满心底无法言语的色调

一样揣着父辈的传承

坚持着日月的磨砺

踏实地

无怨无悔

这一切可以告慰了

自己,证明了存在的真实

正如,村子里

那个好听名字的女人

人们叫她象春花

总是拖拽一条四个腿凳子

撞起农妇们唠嗑时的泪花

 


四妞作品


 

 听秋 

耳朵贴近草地
听秋草把成熟的歌曲
轻松吟唱
一头的栗发随节奏摇头晃脑
乡村歌手的吉他也能弹奏出
经典老歌

让心灵暂时放假
把俗物的华丽外套脱掉
露自然标格
秋雨泡开九月菊的茶
微苦
驱走躯体上的火气
唇颊留香

听歌曲
品香茗
裹紧微热的命
听秋雨偷偷把冬引渡

156、蓉儿

 

 听秋

 

秋蝉声,修饰夜的孤独

落叶不甘,发布一则微讯

枯荷依然干净

纯洁,善良,慈眉

兰花指

将秋色一处处用心绣

鬓角花白的小寂寞

串起人生两字

匆匆行走

也不忘,风雨

 

 

 无梦的石阶 

 

石级上住进青苔

不是黄昏所想要的结局

被附属的身份

谁也不想认领

有梦无梦,都无法掩盖虚无

路边茅草如刀

口齿伶利,人到秋天

依然得罪不起

我在低处

仰望高远的天空

 

 

 锈色的行走

 

金秋十月有许多小秘密

让枝头失重。当人到中年的你

不小心跘倒在秋的门槛处

泥土会香出许多细微的故事

它们讲述黄菊花

与一条山路纠缠的过程

如果处理不当

季节倾斜,南山辽阔的月光

会让肋骨疼的咯咯响

锈色,成为不得不走的理由

2016-10-22于浦江

 


孟新龙作品


 

 甘棠

 

棠梨花开,素洁典雅

温润了整个春天

 

棠梨树盖,栉风沐雨

点燃了夏日激情

 

棠梨果儿,艳丽如火

一颗痴心向天地

 

棠梨叶落,回归本心

两袖清风代代传

 

 听秋

 

我像一个孤独的行者

行走在天地间

我像一页孤零零的小舟

飘荡在岁月的河流

 

我像一位隐居闹市的智者

游走在芸芸众生里

我像一位所向披靡的侠客

穿梭在滚滚红尘中

 

我伫立在山巅,指点江山

我在日月交错的清晨与黄昏

看每一次星辰隐没和显现

听,源自灵魂深处的歌唱

是艄公搏击苦海浪涛的呐喊

 

 锈色的行走

 

总是忽略了过程

记不起拥有的曾经

你说,亲爱

天上的云在飘。而我

只感觉到彻骨的寒

 

总是无理由的麻醉自己

总想在秋蝉和蟋蟀的合奏里

让自己沉沦

你说,亲爱

风起了

 

你说,亲爱

你看漫山遍野的枯萎里
 风中飘荡着菊花香

一株狗尾草倔强的活着

 

无梦的石阶

 

抬头向晚霞。问一声

路在何方

细思量,望星空

抓不住穿越四季的风

 

沉默的石头

是三生石或者望夫石

或是来自桂花树下

广寒宫里嫦娥的眼泪

 

行走在时间和空间的缝隙

一步步向上,向上

无言的阶梯未知的结局

亲爱,我的梦行走在

石头做的阶梯之上

 


冀卫军作品



 

   


一枚树叶慌张从空中砸下

切断了我的去路

就像街头的一个乞讨者

满眼都是活命的稻草


落叶不知道,我一直

靠乞讨生活来保命

用大把的虚荣为自己掘墓

朝死亡注入一针针麻醉


在与落叶对视的霎那间

轻盈和不舍,不是一种软弱

更像是一把尖刀

削掉对死亡恐惧的尾巴

 

落叶是我的同胞兄妹

以飞翔的姿态与我告别

在一片优雅中,谛听

金色的歌唱

 

 


纪才作品



 

    听秋

 

夜在夜里行走
一场雨将秋天装成秋天
一滴一滴穿透宁静
时钟敲打着失眠的脚步
苏醒的灯光点亮夜的远航
书让灵魂安宁
叶子再也无法守住最后的一抹绿
纷纷坠落
有的金黄有的枯槁
那些坚守的却如血一样的红

 

 

白星皛作品

 

 

 听秋

 

 

枫叶黄了,又红了,

妩媚地透着娇羞。

频频送着秋波,

挑逗着我疲倦的眼球。

我说——

走吧,我有满眼的秋!

 

果子酸了,又甜了,

无语地流着香油。

脉脉勾着味蕾,

撩拨着我麻木的舌头。

我说——

回吧,我有满嘴的秋!

 

细雨来了,又走了,

悄声地舞着飘柔。

轻轻敲着心鼓,

叩动着我渴望的胸口。

我说——

来吧,让我好好沐浴这秋的节奏!

 

 

金子言作品


 

 听秋

 

 

于悬崖边静坐

闭上眼睛

忘掉身边人         

忘掉眼前金黄景象

忘掉红叶

还有山涧溪流叮咚

灰蓝色的天

淡白色的云,通通忘掉

 

把耳朵打开

听吧!

风,呼呼的吹

红的、黄的、紫的叶子

随风飞舞

一个旋,两个旋,三个⋯⋯

这树梢的精灵

俏皮的飘落大地上

一个跟斗,两个跟斗,三个⋯⋯

直到渗入泥土

回归来时的根系

 

只有风,还在呼呼的

呼呼的,吹着

 

20161020,午后,纽约布鲁克林

 

北方雪狐作品


 

 锈色的行走

 

它会是什么样子的?
至于消褪的时间。一张旧光碟
在卡片机里吞吐不已。揪出来的回忆,酷炫
金属的光泽出卖了他的中年。一个蝴蝶结
的影子,在单车后座上摇了那么多年
音符里还有雪花不停地落着。寂寞
已经开口,吐出来的,是多年来
一个堕落者的,锈色的行走

 

 听秋

 

秋天在一只麻雀的眼里,泛着土黄
而野鸽子享有的,是天空的湛蓝和饱满

远足的喧闹,已挥霍在夏日的林荫小路
流转的光影里,正响着小动物窸窸窣窣的蛰音

叶子落败了。流水枯瘦了。雁字成行
听北风,来来回回,吹拂人间

吹开一枝菊花的香,叫绽放
吹开千万万朵,也是

 

 甘棠

 

敦厚笔直的,躯干
灰褐的针刺长满枝柯
开支阔叶的季节,顶一头碎白小花
裹挟着细香,绿意里闪烁

南风中的母亲为了活计,忙来忙去
知更鸟,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叫着
紫牵牛默默爬满了篱笆,杜梨子何时才匝落满地*

那是些锈黄了的旧时光呃,一去不返
而杜梨子糯糯的滋味,每每想起
仍然浸透着绵柔的甜蜜


注:*杜梨子,甘棠的果实,俺老家的俗称。

 

卧龙作品

 

 无梦的石阶

 

凋零与季节无关,正如

石阶对于沉寂

 

荒芜是一种脚步

裂痕不算是伤

 

白云还在天边

鸟,自顾自地飞翔

 

山泉逃离了密林

是自由,还是流浪

 

庙宇收集着落叶

犹如收集跌落的魂

 

一滴露珠

打不湿,石阶的脸庞

 

 听秋

雁在鸣叫,像是风击打窗子的声音

包裹还是没有到

 

南方该是还开着花吧

水,依然温柔

 

带上红的枫叶吧,还有这一地的哀愁

种成红豆,变成相思的理由

 

细雨唤不醒日暮

我听见,蟋蟀在墙角发抖

 

 

燕语千千作品

 

 无梦的石阶 

夜凉如水
梦在枕边滑落
一缕思绪缠绕

窗外孤独的月色
地揉乱发丝 泛黄的草
在偷屋内传出的声声轻叹

那冰冷的石阶
仿佛也能感受到那份凄凉
难眠的夜任心底的梦
飘到了远方

 

 听秋 
 
傍晚,疲惫的太阳
开始瞌睡
风用哨声唤来了夜
 
漆黑的舞台
星子们 开始雀跃
一个个眨着 兴奋的眼
用宝石般的色彩
炫舞蓝天
 
一轮圆月
独舞
天空与黑暗
让光灿灿的星子
格外耀眼
月亮的光
更加灿烂
 
一湖净水
在月夜唱着
星星的眼
让我
今夜难眠

 

 

江辉生作品

 

 听秋

 

秋雨

淋湿了一座城池

洗尽铅华

空留几分萧瑟

漫山的落叶

却无法道不尽

一地清愁

 

远处的山峦

枫林尽染

狂欢的孤独

爬满山坡

竖起愚钝的耳朵

听风吹过

有人告诉我

你在这个秋天

曾来过

 

 锈色的前行 

 

我在那年

深秋的黎明出发

奶奶站在寒冷的村口

千叮咛万嘱咐

母亲拉着我的手

送了一程

又一程

 

离别的那一刻

我的眼里

没有半点泪水

因为我感到

自由就在眼前

哭泣又有什么道理

 

异乡的天空

不是刮风

就是下雨

连内心的落寞

也一块锈蚀

风雨过后

我卸下所有的包袱

沿着那条锈色的小道

漫步前行

 

 

 无梦的台阶

 

你曾在

多少个午夜

祝我好梦

可无数个梦里

却全是你的身影

 

后来

我不再做梦

只是因为

你已不再向我

道一声晚安

 

每次醒来

我都极力找寻

可没了梦的力量

我便从此失去了

走向你的台阶

 

 

 甘棠

 

这些年

我无数次

把目光远眺

意欲洞穿

年轮的遮挡

读懂那棵

甘棠的沧桑

 

时光无言

那些逝去的守候

也无言

我披荆斩棘

穿越尘封的过往

可远方

除了诗人

再也不见

更远的灵魂

 

王的傲作品


 听秋 两则

 

秋起


门前的那棵杏树枯萎了

她终归还是枯萎了

 

窗边托腮的我

看着门前那棵杏树发芽

每年春季 每年秋季

看着门前那棵杏树无花

年复一年

 

杏树对我说

该走了 该走了

从每年发芽开始

到每年无花结束

日复一日

我都在思念

 

秋落


我给小杏起了个新名字

希望她会喜欢

 

每当我靠近她时

总会发现她在玩弄自己的裙摆

看得出

她很喜欢自己的裙摆

挥舞,摇摆,翻来覆去

哪怕她双腿深扎在这土壤中

 

小杏独自一人的时候

玩耍的尤为开心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你看你不是来陪我了吗

我问我要是不来呢

她说:那我不是还有我的裙摆吗

 

小杏的新名字

叫小杏

因为他只有他自己

还有一张嘴

 

 无梦的石阶 

 

昨夜的暴雨

冲净了我面上的痕迹

那些我积累多年

来自北方的呼吸

 

凄凄惨惨的雨

让我分不清我是否在流泪

只是依稀感到

百卉具腓

 

我又梦到了北方的花草

她们在我的身旁围绕

似乎在每一个雨夜

都会为我祈祷

 

我的嘴里似乎有着苦味

是花的无情

还是草的灰烬

我不知道

 

我又梦到了北方的人们

他们从我的面前走过

鞋上沾满的香气

是我爱的味道

 

我的心中不曾有过怨恨

我也从未有过悲伤

因为我知道

人寿有尽

石阶无亡

 

我只是那块爱做梦的

无梦的石阶

 

丁传吉作品



 无梦的石阶  

投石问路,踩在阶梯的肩上
或许大相径庭
缺了低头思考,雾里、云里
那个背影 
仿若颠沛流离的幻觉
跳上了山巅
又窜下了谷底


 甘棠  

诗经里的那棵甘棠
五月梨花飘雪
召伯何在
蒹葭摇摆,你可是在水一方的伊人
入梦
秋风扫落叶,鸿雁南飞
弧线跳出洱海
红霞一片

 听秋  

听水潺,听鸟鸣
那可是秋天大山敏感的神经。绷紧
放松,落叶轻打地面 
蒲扇般的屏风
遮掩着脸谱
难道是风在搅动着音频  

 锈色的行走  

我是一块铁吗?在空气中被氧化
锈色行走
突出重围,隔绝陈规陋俗
为自己点亮
 做一把始终在用的刀
那一抹锋利
划破长空
不再用保护色 

 


 

王晓军作品


 无梦的台阶

 

默默

就这样默默躺着

无欲无求

任人踩过

不知道什么叫执着

只知道

不忘初心

才是自己的风格

 

春风拂过

苔痕绿色婆娑

夏雨淋过

红肥绿瘦娇媚生色

秋阳晒着

梧叶傲娇飘落

冬雪覆着

银装素裹好景色

 

而这些

怎么与你无关了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就是默默

始终如一

无怨无悔躺着

履行自己的职责

 

三矮作品


 听秋

 

 

懒洋洋地斜卧在床榻的一角

迷梦中

一阵脚步轻快的走来

我知道

是阳台上的那株月季又开花了

 

去年的这个季节

也是这样的午后

你叠袖半眠

做着彩虹似的梦

 

你曾在心中默默许下心愿

你要用非凡的勇气和信心

去实现你的梦想

 

冬雪飘了

春雨下了

夏花开了

秋叶红了

你的馥郁重又轻吻我的鼻眸

 

你知道

我在不远处等你

我也知道

待你赏过山寺芳菲

游历大漠荒原

你会来

陪我一起看细水长流

 

听,你的脚步更近了

……

 

 

王建花作品


 无梦的石阶 

 一件事要做多久才能结束?一个人要走多远才能停止脚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每当我已累得抬不起脚步的时候,我总是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为什么烦心事总是那么多?顺心的事总是那么少?但每每此时,你总是带给我莫大的安慰:不是打电话过来问我近况,就是打电话告诉我:我给你寄了某某东西,到时记得查收。虽然我是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但在心情特别低落的时候、在觉得这个世界薄凉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像爱护自己一样地去爱护着你,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所以,我总是以你为荣,让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和同事都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知根知底、倾心相交的朋友。同时,我也开始喜欢上了交朋友,虽然所有的朋友都比不上你,但他们也会在我低落的时候,给我一些文字上的安慰,也会让我无助的心突然产生一点动力,在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再去鼓励别人。
        

我早就知道我们心有灵犀,要不然也不会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也心情不好?在我工作上不顺的时候,你也正好不顺?我与老公吵架的时候,你也正好和老公吵过架?有时候我真想不通:我们并非一个父母所生,也没有住在同一个地方,但我们的一切却是如此地相似?
       

昨天太累,早早入睡,今夜梦醒,想起你给我寄的坚果,想在微信上给你去说一下,没想到却看到了你给我发来的图片,你穿着我去年给你织的毛衣,甚是好看,那个没有纽扣的毛衣,被你缝了两个黑色的布纽扣,显得更是别致。你收到我的信息,马上就回了过来,没想到你也在,寒暄一阵,继续睡觉。
      

 窗外,夜色正浓,一种用心铺成的石阶正在延伸……
        

今夜有你,我无需做梦!

 锈色行走 

口红,高跟鞋
颈椎、腰椎
越来越多的骨质增生
在我单薄的身体上
开始肥胖起来
无所事事的老公
幼小无知的孩子
像城市的高楼
在我的心中一座一座地耸立着
黄昏
像一个无知的傻子
一言不发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
从他的身边走过
被暮色镀上了一层月光
今夜月光仿佛很美
没有人看见我在流泪
这样也好
免得露珠也来凑热闹

 

叶心华年作品

 

             听秋 

 

路,是人的心灵延伸梦想的传奇,它把我们带到了我们想去的地方。而城市是人聚集的地方,走出城市,就离草木越来越近了。


秋气清肃,秋色凝重,秋天已唱响了它的尾声。在辽阔寂寥的霜天中,万物愈益安然恬静,呈现出历经繁华喧闹之后的淡泊与超然。


一叶落而天下知秋,秋天的气息是从悠远的古代飘来的。千载悠悠,那一枚落叶,飘过了时间与空间的沧海桑田,一直栖居在中国人的心灵,而心灵的沃土已是鸟语花香。在土地慈悲的怀抱中,岁岁落叶,吟咏光阴的流逝与永恒,吟咏人生的庄严与厚重。在光阴的发酵中渐渐浓郁的是爱,渐渐清晰的是自己。四季轮回,人世变迁,世间的千般万般亦终究敌不过那一枚洒然飘落的秋叶。


秋风起,落叶飘,一岁又一岁。每一岁,都有自己的故事与收获。当秋风再一次吹起,当叶子从葱绿悄悄变黄,从茂盛悄悄沦为憔悴,又悄悄飘落枝头,新生与死灭就又完成了一个轮回。那轻轻的落叶的声音,就像喁喁的爱语,又像依依的别话。凋零与繁华不过是过眼烟云,且看人间从容,时光雍容。


大风刮起的时候,是风与叶子的缠绵。它们在静美的光阴中唱一支雄壮的歌曲,跳一场酣畅的舞蹈。似乎瞬息之间,满枝头、满天地的叶子都悄悄披上了华裳,满树华丽,满天地的绚烂。风吹过的其实是心灵里的一场清梦,在梦境中,亲人老去,家园永失,青春随风而去。


草与木,是石与土的忠实伴侣。在远离了人烟的地方,它们安然相伴。危崖如屏,白石似画,野生野长的草木在蓬勃葱茏了一个春天又一个夏天之后,在秋天里渐渐萎黄凋零。漫山的落叶起舞成秋风里独特的风姿,纷纷回归土地。剩下干枯的藤攀爬于石壁上,成为自然大手笔中的白描。几片红叶孤独地悬挂于枝头,似醒目的旗帜,又像炽热的告白,这是生命的宣言。依然有野花在开,细细碎碎的紫,星星点点的白。一簇簇的红豆是风雨时光凝聚成的琥珀,闪耀着秋的华彩。松塔是树木呈现于光阴的丰碑,果实是光阴奉送给人间的甜蜜。葫芦,沉甸甸地坐在地头,南瓜黄橙橙地卧于墙头,千般万种皆是秋的诉说,秋的内涵。

秋,是凋零和告别的时节,亦是收获和茁壮的季节。


细雨如丝,扯起漫天的纱幔,笼罩了山,笼罩了树,笼罩了草。红柿是秋天张挂于山野间的红灯笼,渲染着秋天的喜悦和富足;牵牛花是秋天插在鬓角的明媚,它使秋天在纷纷的谢幕中依然娇娆。而挂着雨珠的秋之万物则有了一份水灵的饱满和凄清的湿润。细雨沙沙有声而万籁归于沉寂。


秋的箴言就在这默默的沉寂中,托付给南归的雁,托付给扬起的风,托付给翩然的叶,既有低调的深刻,又有张扬的奢华。

我是一株生长于城市的草,在钢筋混凝土浇铸的森林里,我却拥有了满窗的秋叶。我看着它们一点点地变黄,慢慢地在枝头萧疏。我恍然听见了她们的呢喃细语:再见了,再见了,下一个春天再见!这是属于我的秋天里的幸福。


一叶落而天下知秋,在高远的碧空中,在煦暖的秋阳下,落叶的情怀该有多么的谦逊淡泊而又浩荡光明呢!















左岸风微平台改版公告


一、合奏活动继续进行,收稿与发布同步。取消评比与投票活动。


二、重申:本平台所发布作品必须原创首发。凡投稿本平台的作者一律在稿件投寄一周内未见发表才能另投他处,有群发邮件习惯的作者,恕不接待。


三、凡投稿本平台的作者敬请主动加杨文民微信ywm451972085,方便后续的联系与稿酬发放。


四、平台稿酬发放:

a、作品稿酬以打赏为主,有打赏者有稿酬。

b、作品发出一周以后,结算稿酬。

c、稿酬分配比例提高到二八:平台百分之二十,作者百分之八十。

d、当发表作品涉及二个以上作者时,稿酬分配方法为:

平台留百分之二十,作者按人头平分余下的百分之八十。


关于我们


请点击上方的蓝色字体“左岸风文学”,关注本刊官方微信平台,就可每天接收本平台发射的优秀作品。查看历史消息,亦可阅读本平台发射的其他作者的作品。欢迎大家投稿,每次投稿4-6首以上,坚持原创。投稿请附个人照片(2张以上)和简介(120字以内)


投稿邮箱2721374479@qq.com。

ID:zuoanfengguanfanghao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