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普通子弟越层思考与越界思考的风险

水蓝潇2018-07-03 06:20:23

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小忙...今天再转一篇文章,来自陈虎平的微博,链接在阅读原文。


1. 越层思考的风险


出身农村、通过读书考大学出来的,或者在小地方长大到大城市读书然后工作的,甚至身在大城市但行为习惯都跟本地普通住民一样的,首先还是要解决自己在大城市的工作和生活问题。先生存、安居、成家、财务自由,再谈专业以外的其他。


除非是专业研究人员,在财务自由之前不要去想或者起码少想国家、民族、政策等大事。你想也想不通,缺乏鉴别力,还被吃人血馒头的人忽悠,送钱给他们,买他们的书,宣传他们,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还是要相信政治操作和经济发展的专家。你不是。


中国古人讲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个听起来当然是对的,但在古代更加适用。古代就三个圈子,皇帝、文官、平民。古人讲的话,都是文人讲的或者转述的,体现的都是传统文人的价值观。那时候,读书人所谓就业,也就只有读书做官这一途,这自然要关心国事、天下事。


但是现在,读过书的、拿了学位的,多数都不走仕途,你关心国事,没有政治家的权力,没有专业研究者的水平,你关心天下事,其实自己一屋未扫、何以扫天下?!


扫天下不过是中国传统文人的自大罢了,以为人类就只有农业,中国又是农业强国大国,自然觉得自己做的事就是天下做的事,很有使命感。但这种思维习惯在今天对于普通大学生有什么价值呢?今天的天下不再是天底之下的土地和附着于土地的农业生产了,而是还包括化石能源、机械电子、高楼高铁、信息网络、宇宙航天等等。文人在农业时代的建议是不适合这个工业和城市时代的。在当代中国,工业化的速度太快,城市化的速度也很快,文人的思维变化则太慢。


有些人即便学的是理工科,到了社会和生活领域就不坚持科学验证的原则了,忍不住成为传统文人农业思维方式的受害者,因为这些耳熟能详、从小耳濡目染,深深浸透在日常对话和行为传统中,非经外力无法改变。这种外力无可避免会带来一些或严重的情绪影响、心理伤害、地位落差、发展分化。但封闭的系统只有靠外部信息或能量的强烈输入或冲击才能改变。


总找理由为自己辩护并不十分高明,因为那只是系统受挫的自然反应而已,没什么特别,很多人都这样,你不过也一样。一方面要和自己的这种人所共有的防御天性和解,人生,最重要的毕竟是开心,但一方面也要接受外力的冲击,嫁接些自己不习惯有陌生感的行为和心理模块到现有系统上。


喜欢读书的人或者读过几年书的人,在专业领域外发言之前,尤其应该好好研究工业化和城市化,多看大工厂,多看大企业,多看密集的摩天大楼,多去公园边上昂贵的大平层,发现它们都不是你的!先接受冲击,以此为新的前提,再研究新形势下的人生成长和职业生涯,而不是在缺乏现代工业和科技和社会的基本知识的情况下,拿出从前习惯的道德话语,以为还能议论议论国家政府,甚至批判一下工业社会,好像很高明的样子,好像很正义的样子。这种熟人小圈子里的高明和正义,在异质陌生人群体大规模合作的现代社会,是不适用的,是低层次的,一望而知这种人在大城市虚弱无力。工业化、信息化和城市化是铁律,不以个别人、尤其是你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我严重不建议青年人在大城市成家立业和财务自由之前投入太多精力思考国事天下事,除非你本身就是靠研究这个为生。我在《打破自我的标签》这本书的第四章里,先说修身齐家、再说从业兴城,最后才是报国行天下。山是一个一个平台爬的,程序是一个一个模块写的,思维和行动是一个一个层次上的。你可以有一个大的思维框架,但你做事还是要落实在你当前可以操作的层面。不能好高骛远。


 


受了公知和媒体的忽悠老觉得自己国家不行、或者读了书之后挣钱不遗余力但是忘记了国家和社会对你的帮助从而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是一个极端,只有个人、没有国家和民族。但另一个极端,只有国家、社会、民族,不管自己个人的收入、买房、结婚、生儿育女、财务自由,这也是不好的。当前,对青年人来说,这毕竟是最严重最紧迫的问题。


2. 越界思考的风险


在个人生活和本职工作没有妥定之前,想太多其他领域的事情,尤其精神和社会领域的问题,比如社会固化、国家大局、自我身份、人生意义,有时还会有意外的反效果:过于敏锐的思考会带来行动瘫痪。


所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好、脑子转得快的人,都应该看看《太聪明所以不幸福》书里的这几段话,尤其是,“强大的敏锐性会使生活的平衡变得脆弱,不停地询问生命的意义,也会导致永恒的质疑,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被无条件接受。”

还有,“他有点不知所措,当他每次考虑一个新的计划时,自己具有超凡预见性的分析让他感知到这个计划的缺点和局限”,结果是他的行为瘫痪,或者总是无法聚焦于少数工作主题,最终导致一事无成。


 


聪明人和敏锐者不能任凭天生思维倾向带着自己随风乱跑,那样无法稳定积累出任何果实。这些人首先必须在世界观塑造的青少年时期,从学校老师或社会高人那里学到一个专业,以练习如何约束自己过快的思维把它变成稳定的可积累的知识,获得一技之长,生存于社会中。


仅仅这些专业知识积累还不够,因为聪明人常常会把所有精力投入于这些思考和研究的事情,并把这种思维模式向人生和社会所有方面推广。这就带来范畴错误:真理多走一步就是谬误,精神领域适用的模式延用到生活就会崩坏。越过合理的界限,所有领域通用一种思维定势,这是不好的。


聪明人迫切需要对自己来说另类的行为模型,这就是大众习以为常的情感纠结和从众心理。在生活方面,需要相信感情、相信信任、相信热情、相信人、相信党和政府,让这些来接管你的一部分行为进程,而不是事事都要自己想清楚以后再决定。不要越过适用范围去想太多,不要以为思考能自行解决一切问题。


3. 精神价值的限度


虽然很有价值,但单纯的精神探索和好奇心的追求,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只有在其合理的限度之内才是令人赞叹的。


我是家族里面读书最多的。读书多的一个风险是,读书会以它自身为目标,精神会有它自己的意志和利益,以学问本身为利益,以精神自身发展为目的,而不照顾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有血有肉的个人的利益,比如喜怒哀乐、比如恋爱婚姻家庭、比如亲戚朋友眼中的同时也是大众眼中的社会地位的比较、比如买房买车。


这些对于个人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日常生活事务,专业书本里通常不会教。有些读书的专业甚至特别强调要抽离这些具体的个人利益、心理偏好和行为取向,以得到抽象的、普遍的模型。


什么事情都有风险,都有适用的边界。读书少的风险是局限于一地一行一企业一城市一熟人群体。但到底生活还是快乐的。读书多的风险则是,为精神而精神、为理性而理性、为自由而自由,让精神自身成为独断的价值,不关注不练习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事务,最后知识丰富精神高雅、但生活让人不忍看,甚至一败涂地。


所以,重复一遍:单纯的精神探索和好奇心的追求,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只有在其合理的限度之内才是令人赞叹的。


本文没有讨论出身优渥的子弟的行为,他们一出生就在社会供养出来的高地上,当然应该是继续代表社会先进生产力和意志力方向去探索、去研究、去冒险。有闲阶级的使命是作为先锋(和先烈),社会给他们的名望和赞美本来意在于此。



 


好的发展,都需要代价。文明的前沿阵地以精英子弟为代价,大狗代表人类去冒险,他们的炫耀消费许多时候惹人讨厌,但其中一些却开拓了人类技术的边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一条对所有出身的人都是成立的。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