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新疆阿勒泰地区铲除两千亩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

红山塔下2018-07-03 10:45:38


来源: 中国政府网



  新疆阿勒泰地区铲除两千亩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一事仍在发酵。

  9月2日,澎湃新闻了解到,负责制种转基因玉米的实质上是三名种植户。三人租下了新疆鼎盛丰和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福海分公司(下称鼎盛丰和)的2000亩耕地,在中间人撮合下,与内蒙古通辽市厚德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厚德种业)签订合同,在2016年首次制种转基因玉米。

  但他们种下玉米两个月之后就被主管部门查处了。

  种植户首次种玉米即被查

  9月2日,与厚德种业签订委托合同的种植户李云(化名)向澎湃新闻表示,因厚德种业未赔偿种植户损失,目前工人工资已无力发放。

  李云称,2015年,在中间人王治合的撮合下,李云等3名种植户与厚德种业开始合作,并于当年12月从鼎盛丰和处租下约2000亩田地准备进行玉米制种。李云称,他与王治合原本便认识,王之前一直也从事种子制种相关方面工作。

  2016年3月21日,李云与厚德种业签订玉米杂交种委托繁育合同。

  李云提供的合同显示,乙方(厚德种业)提供制种所用的亲本种子质量须达到国家标准。

  这份合同还提及,对于种子结算价格,即使收购的合格种子达不到相关标准,厚德种业也会实行亩保值价2300元进行收购。

  李云说,他此前未种植过玉米,"前几年种的哈密瓜、辣椒等作物产量不好,这次合同写了有保底收购价,心想起码不会亏损。"

  但事情在两个月后起了变化。

  2016年5月21日,福海县农业局对该片玉米制种基地进行转基因安全检查,检测出该片2000亩制种玉米父本为转基因品种。

  5月31日,福海县农业局对鼎盛丰和处以1万元人民币罚款、对2000亩玉米制种田父本进行铲除销毁的行政处罚。

  李云说,所受处罚的鼎盛丰和颇为"无辜","田地是我们向鼎盛丰和租的,他们对种植情况不了解,这件事对他们造成了负面影响,希望能澄清一下。

  李云称,事发后他立即质问中间人王治合是否知道转基因玉米一事,但王治合让其与厚德种业联系,随后便很快失联。9月2日,澎湃新闻拨打李云提供的王治合手机号码,语音提示号码是空号。

  李云告诉澎湃新闻,种植之前,确有朋友提醒过要问清楚种植的是不是转基因玉米,李云也曾多次向王治合及厚德种业负责人咨询过此事。"他们都保证说,绝对不是转基因玉米。"李云说。

  种植工人工资无法支付

  9月2日下午,一名自称是王治合前同事的玉米制种技术员朱玉(化名)向澎湃新闻证实,王治合曾聘请朱玉和另一人参与该玉米田的技术指导工作,"现在我们工资拿不到,再找工作只能到明年了。"

  不仅技术员的工资没有着落,此前因种植玉米而招募的工人薪酬目前也无力支付。"单工人、技术员工资就需要30万元,现在我一分钱没有。"李云说。

  李云还称,其曾于6月初与厚德种业负责人王孝东达成赔偿共识,然而至6月中旬,王孝东也联系不上了。

  9月2日下午,澎湃新闻拨打厚德种业法定代表人王孝东电话,语音提示已关机。而厚德种业另一名股东王卫东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回应,多个部门均已介入调查此事,随后挂断了电话。

  同日,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厅种子管理站一名李姓男性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种子站相关业务科室已经派人前往通辽市调查厚德种业转基因玉米一事。

  厚德种业股东:一切等官方结果

  9月4日,财新网报道称,厚德种业股东、负责公司科研的陈洪化接受采访时回应,厚德种业今年确实在新疆制种,但是制的是去年由内蒙古种子部门刚刚审定的常规品种厚德186,而非转基因品种。

  上述科研人员还称,厚德种业在新疆的玉米制种田被查出转基因,是因为育种单位私自加了两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进去,和厚德种业没有关系,并称李云公开的委托合同与原始合同不符。

  对于陈洪化的上述表态,9月5日,上文提及的厚德种业股东王卫东向澎湃新闻表示,"那个也不是单位让他(陈洪化)解释的,他有点说多了",并再次强调一切结果由官方调查后统一发布,随后便挂断电话。

  9月5日,对于陈洪化的说法,种植户李云称已不想再多做回应,他还称自己已经准备好相关证据材料,将在此前向福海县种子管理站申请的专家损失鉴定报告出炉后,一同提交给公安机关。

  同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县农牧业局,其多部电信备案的座机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