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中国外交的2016和2017!

砺剑2018-07-03 10:43:08


  • 本刊专稿

  • 作者:金灿荣

  •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到来。中国外交在去年主要围绕着哪些内容展开?有哪些成绩?新的一年外交又有哪些看点?其中最重要的双边外交,也是最重要的大国外交的组成部分:中美关系会有哪些趋势性的变化?中国在危机应对上要做哪些准备等,就这些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做了回顾和展望。


2016年回顾

去年的中国外交可以简单地划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常规外交部分,包括大国外交、周边关系、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与国际组织的关系、公共外交(提升中国软力量)和参与全球治理六个部分。

二是非常规外交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主场外交(办好G 20的杭州峰会)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三是危机应对。2016年中国周边出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首先就是1月6日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之后是20多次导弹试射,9月9日又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整个朝鲜半岛过去一年都很不平静。其次是南海争端凸显。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前后该地区有点剑拔弩张。三是在东海,中日之间的较量还是挺厉害的包括战机相互驱逐等。当然还包括对中国来说特殊的台湾问题,去年也比较突出。5月20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胜选上台,不愿承认“九二共识”,两岸陷入僵局。

从结果来衡量,中国去年的外交应对是令人满意的。中美关系围绕着南海有一些纠纷,但现在看控制得还可以。中俄关系、中欧关系很稳定。

周边外交因为南海问题、东海问题突出,曾经一度紧张。在南海方向,在中国与东盟的关系上,到了去年下半年关系开始回暖。表现就是仲裁结果出来后没有别的国家跟进。当时传言是越南、日本也想跟着去告中国但都没有发生。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反而有所缓和。中国又很快抓住机会,导致中菲关系意外好转。在南海四个声索国中文莱和马来西亚在仲裁结果出来前后一直很平静,越南后来的态度也缓和了,这显然是中国外交做工作的结果。

东海问题去年很不平静。中国做了很大的努力来稳定中日关系,主要是安倍晋三当局屡屡挑战,使得中日关系去年一年都比较冷淡。

总体而言,在周边外交中,东北亚方向有隐忧或麻烦。而在东南亚方向,在南海问题如此突出的情况下,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仍然比较稳定,算是很大的成绩。


同时,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方面,去年是有一些推进。表现就是中巴铁路开始兴建,瓜达尔港建设加速,亚投行去年推出了首批四个项目。

中国是在2015年下半年才全面展开全球公共治理,去年投入了更大的力量也取得了一些成绩,表现就是中美合作,推动了巴黎气候变化峰会,达成了有约束力的共识。去年开始,中国民众对于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付出的代价也有所体会,其中就是去年6月和7月中国在马里和南苏丹的两批维和战士中,有3人牺牲。

2017年展望

中国外交的任务首先就是要服务于国内目标。其次是办好两个主场外交,一是5月份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然后就是9月份将在厦门召开的金砖国家会议。三就是积极介入全球治理,维持全球化的势头不减。



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话题就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出现的新自由主义浪潮会不会被逆转。其中“英美联动”是个值得关注的奇特现象,就是英美两国的社会思潮和治国理念相互影响,有内在的互动。历史上两国的互动一直存在,近年比较重要的一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两国的保守主义兴起。

1979年5月撒切尔夫人当选英国首相,1980年11月里根当选美国总统。在两人的共同推动下,全球走向了新自由主义。到了90年代初,英国的布莱尔当选首相,美国则是克林顿当选总统。布莱尔当时提出了“第三条道路”,试图调和左右,并得到了克林顿总统的全力支持。现在则是英国脱欧,美国是特朗普当选,其中的共性则是两国出现了民粹主义。


“新自由主义”强调个人权利优先,私营部门优先,市场优先和“小政府”。现在民粹思潮兴起,开始怀疑精英的言论,民粹主义又必然导致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又导致反全球主义,反全球主义必然导致“强政府”。在民族主义和反全球主义背景下,不能“议而不决”,需要政治“强人”而“强人”的出现会导致“大政府”。若全球许多国家冒出“大政府”,中国面临的竞争环境就不同了。

最近的资讯是福特公司本来计划要在墨西哥投资16亿美元建厂,但在特朗普的干预下取消了投资计划。特朗普甚至采用加税等威逼手段,要求美国的大公司回国建厂,创造就业。记得几年前英特尔要在国外投资70亿美元,当时美国国会批评它,英特尔的总裁就明确回应说,他作为公司总裁的首要任务不是给美国创造就业,而是给股东创造利润。现在若采用行政强制手段,来威逼企业不按市场逻辑布局在全球的产业分工,会有什么结果?这些都是重要的变化。若全球的政治和经济的竞争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些变化会对中国带来影响需要中国知识界去研究。

中美关系的走势

最后谈一下中美关系。这是大国外交中的重头戏,也是中国外交的重头戏。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应该说是去年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也是今年国际关系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在“不确定性”下要找“确定性”,才能做好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的重视程度超过了想象。原来在我看来,对美国的三个战略重点:中东、欧洲和亚洲,他是均衡看待的,现在看可能不对。在欧洲他是要准备收缩,但在中东和亚洲要加大投入,在亚洲又是以中国为重点。从他已发表的言论看,他可能会对中国打四张牌,分别是“贸易牌”、“台湾牌”、“南海牌”和“俄罗斯牌”。

现在特朗普的核心幕僚已经公开在谈论要打“俄罗斯牌”。从迹象上看,美俄关系肯定会有所缓和。基于两个原因,一是特朗普和普京性格相似,都是“强人”,也相互欣赏;二是特朗普打算减少对欧洲方向的投入,俄罗斯的战略压力会减轻。但美国想与俄罗斯关系达到“联俄制华”的程度,恐怕做不到。首先中俄关系很稳定,这与当年“以华制苏”的前提就不同。当时中苏关系很糟糕,已经发生了珍宝岛流血事件。


其次,俄罗斯这个国家是比较自主的,毕竟曾是个超级大国,从心理上也不愿意被别人当“牌”打。三是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看,与中美两国同时保持友好的关系,才符合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站队一边不是好的选择。四是美俄关系要得到根本改善很困难。对俄罗斯来说,只要北约还想东扩,其就面临强大的战略压力。除非美国为首的北约放弃在波兰部署反导系统并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这点美国是做不到的。这种交易虽会取悦俄罗斯,但会得罪欧洲盟友。

一是“贸易牌”,问题在于,特朗普可能要退出WTO了,即使WTO有结论,他可能也不接受。于是中国可能就被迫对美国对华的一些贸易项目展开反击。中美两国局部的贸易战可能开启。贸易战一旦发生,两国利益都损失,是两败俱伤。中国的出口中美国市场占比不小,而真打起贸易战,美国的农业、飞机制造业和跨国公司等,都会遭受不小的损失。同时也会影响美国的中期选举。因此,中美贸易战可能会局部开打,但估计到今年底就会逐步平息下去。当然我们希望最好不要开打。

剩下两张就是“台湾牌”和“南海牌”,特朗普想把“台湾问题”当作一个“商品”,来压制中国在贸易等方面的让步,或在朝鲜、伊朗等地区热点问题上的配合。而在中美关系上,中国是从来不允许打“台湾牌”的,这是一个不可碰触的红线。再加上现在两岸关系由于民进党的上台,又处在低潮期。

南海问题同样如此。2015年美国开始高调介入。在去年7月仲裁结果宣布前后,达到高峰。但仲裁结果出来后,反而平静了下来,其中的一个意外的关键原因就是杜特尔特的上台。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做文章,可能又会起风浪。今年习主席在元旦致辞上已经明确表明了,中国会“坚持和平发展,坚决捍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谁要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中国人民决不答应”。

因此,在特朗普的四张牌中,“俄罗斯牌”打不起来,“贸易牌”会有限但还是那句话,中国“稳住阵脚,沉着应对”就是了。

谢|谢|参|阅


PS:回复“1-187”之间的任意数字或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