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反腐】一个司机如何扶正一个县长?

碧翰烽2018-07-03 06:20:09

碧翰烽:一个司机如何扶正一个县长?

在18日召开的中共抚州市委三届十四次全体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追认给予毛宗保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公开简历显示,今年49岁的毛宗保,1987年参加工作,曾担任黎川县农业局农技站干部。2007年4月,毛宗保担任广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当时毛宗保年龄只有40岁。年纪轻轻就已经升到如此位置的毛宗保仍然希望仕途更进一步。(澎湃新闻网2016-09-19)

记者独家获悉,毛宗保是通过苏荣的司机史建军向苏荣送钱送物,以求职务上升迁。毛宗保通过史建军转达给苏荣的提职要求就是能当个县长。2010年7月,毛宗保行政级别提升为正处级,担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在这期间,宜黄拆迁事件的发生,使毛宗保迅速上位,实现了当县长的夙愿。2010年10月9日,毛宗保任宜黄县委副书记,提名宜黄县长人选。

一起负面事件成为毛宗保实现其仕途梦想的机会。当时并无人知道,毛宗保能借此事件上位,是通过史建军这一苏荣身边工作人员成功疏通了苏荣,苏荣直接打招呼安排的结果。

吉林省多名熟悉苏荣的人士介绍,史建军是苏荣在吉林任职期间的司机,为苏荣服务了很多年。双方除了上下级关系,私交也不错。苏荣离开吉林后,史建军应该是跟随苏荣前往其他地方任职。毛宗保如何与史建军结识,以及史建军目前的状态,未有官方消息披露。

一个司机,一个县长,看起来丝毫挂不起钩的两个人,就因为有一个省委书记,挂上了钩。由此可见,权力的附着物都有多大的权力。

此前有媒体报道,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党委副书记冯朝辉被媒体称为一个伪造年龄、身份、学历的“三无干部”,冯朝辉“混成”的关键是他一路声称自己“在北京有人”。有知情人士说,很多落马的山西高官都有着高层背景。“北京有人甚至直接插手县委书记的任命。”

这一切都指向一个潜规则,那就是“朝里有人好做官”。有了人,就有人打招呼,就有人运作,试想想,一个省委书记的招呼直接打到一个县长,那手伸的也够长了。

这样下去的后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大家不用多干事、多为民、多想事,只需要好好投机钻营,只需要找到靠山,只需要找到关系后台,做官就容易了。在当下,一些当领导的最头疼的就是调整干部,因为打招呼、搞运作的实在太多了,各种各样的关系需要平衡,各种各样的利益需要考虑。

有人说,你坚持原则、按照规矩办不就行了。事实上,你坚持得了吗?像有苏荣这样的省委书记打招呼,哪个地方官敢不听呢?因为你这个地方官的帽子都掌握在苏荣这样的书记手里。

从这些年暴露出的来用人腐败问题来看,有几点需要关注:一是关于“招呼”的问题。为什么有人会打招呼?因为“招呼”可以管用。为什么管用?这里面就涉及到权力的运行问题了,一方面是打招呼的人的权力很大;另一方面是被打招呼的人的权力也够用管用。说到底就是权力的问题。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不是某些个人就可以说了算的,是个关键点。

二是关于选人用人的公开透明度问题。本来选人用人有一套非常严格的程序,但往往程序容易被人所利用、所破坏。这就需要考虑程序存在哪些漏洞,关键的问题恐怕还是在于公开透明度不够,比如任前公示、考察考核、会议研究,如何最大程度、最广范围、最多内容的向全社会公开,以提高识人选人用人的广泛度、准确度和公正度,防止少数人说了算,应该好好破题。

三是关于法治化的问题。要把干部的选拔任用纳入法治化轨道,严格组织程序和党纪国法,使得干部的选拔任用有严格的党纪国法来规范,不仅受到制约,还要受到监督,更要受到追责。

新华社曾有评论称,“朝里有人也不灵”,“出来混早晚要还,伸了不该伸的手,拿了不该拿的钱,党和人民一定会让他吐出来。”只有让各种领导的招呼对选人用人不管用,只有听了招呼也不能搞、不敢搞暗箱操作,只有坚决地查处各种用人腐败,良好的政治生态就会有希望。

欢迎搜索关注“碧翰烽”微信号(bihanfeng-1)。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