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

长篇连载|前路漫漫(二)

斑马读书汇2018-07-03 09:55:07

↗  点击上方“斑马读书汇”关注我们


Fri 19 Aug.  2016


前路漫漫(二)

by 张不高


橱窗前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想在榜单上寻找希望,多数又带着失望转身离去。


任大为站起身,猛地吸了一口烟,浓烈的烟草味呛得他两眼泪光。


高岚县一中是省级重点高中,历年来升学率在雷江市稳居第二,省里名列前五。该中学以治学严谨闻名,良好的学风校纪是省内兄弟中学学习的榜样,在高岚县流传着一句话,跨进县一中大门,手中已经握着半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因此考上县一中几乎是出身贫寒的学生走出农村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跳台,要想跳上更高一级,就必须积攒更大的力气。任大为一直攒着这股劲儿,当到了起跳的时候,却像个皮球坐在了针尖上,他不甘心。


唐小川也站起身,小腿一阵麻木,他用力跺跺脚,让血液更顺畅的流通。陪着任大为坐了差不多整个下午,也没能看到刘倩的身影。


他想不到的是,诸如此类事情,刘倩根本不需要自己到现场。身为财政局长刘召群的女儿,在她的背后有数不清的关系替她遮风挡雨,有道不尽的渠道替她获取信息。


高考投档刚刚完毕,县招生办主任就打电话向刘召群道喜了。在小小的县城,刘倩顺利录取的消息不翼而飞,只是半个下午已经传遍整个高岚官场。第一时间打通刘召群电话的是教育局冯东林局长,他兴致高涨地恭维说老刘教育有方、管理有道,家庭事业双丰收,有机会要多关照教育战线上辛苦工作的兄弟们,还顺带提到县教育局的经费预算已经多年没有增长,严重影响了教育事业的发展等等。刚放下听筒,电话又响了,是县府办主任打来的,电话那头传来喜庆的声音,老刘啊,闺女真争气,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晚出来坐坐,让我也分享分享你的喜悦。接完这两个电话,刘召群索性把听筒搁在了一边上,让电话一直占线,这些台面上的应酬,全是些伤脑筋的事情,当你身居高位手握大权,就不能不考虑对方殷勤背后的真正目的。


等不到刘倩,唐小川心里多少有些失落。这两天学校已经在催着这批毕业生搬离宿舍,看完高考成绩后,他就没有什么理由留在县城,再说家里的农活也需要人手,二哥种的栗子树苗长势喜人,可夏至后几乎没下过雨,树苗的叶子已经耷拉,前天父亲还捎信儿让他回去帮着担水。


那天晚上唐小川大胆地送上情书,刘倩没有拒绝,这让他异常兴奋。可毕竟第一次约会,虽然有撩人的江风,暧昧的霓虹灯,唐小川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的躁动。今天他想找个机会再见见刘倩,怎么着也要献上自己的初吻,人们常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小川也明白,打铁还需趁热。


唐小川看看犹豫不决的任大为,说:“走吧兄弟,再不去看,今天下午这一包小熊猫就白抽了。”


任大为苦笑一下,说:“走,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唐小川说:“没这么严重,天塌下来,还有老哥顶着呢。”


黄昏的斜阳照在操场上,有几个低年级的学生在打篮球,篮球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掉进篮框,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安详和惬意。


榜单前已经没有几个人,唐小川和任大为厮跟着走过去,有同学在背后悄悄议论:“那个就是五班的唐小川,智商超高。”“旁边那个是谁?”“不知道,好像也是五班的吧。”


榜单上的名字是按照分数高低依次排列的,他们逐次看下来,首先看到唐小川的名字,后面是分数和录取院校,中山大学应用数学系。任大为伸手重重按了一下唐小川的脑袋,嘻笑着说:“行啊你。”唐小川裂嘴笑了笑,眼睛却仍在榜单上不停的睃巡,心里嘀咕着希望能跟刘倩考到同所学校,至少也要在同一个城市。


在下一张榜单上,任大为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分数比估计的要高很多,被雷江师范学院录取,高分数差学校,任大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填报志愿的时候,任大为父亲态度很坚决,既然考的不好,就再复读一年,这个选择不光关系大为的前程,更关系到家庭的未来,不能轻率决定。任大为根本不想复读,三年牢狱般的高中生活已让他彻底厌倦,他竭尽全力,也精疲力竭,他更愿意相信天命如此,唯有顺从。复读一年,前事难料,如果再出点什么意外,他脆弱的神经肯定承受不了如此重负。


看着儿子焦虑的眼神和消瘦的体形,任大为母亲最终支持了儿子的选择,报雷江师范学院。任大为的舅舅是雷江市农业局副局长,虽不是权倾天下,可也称得上叱咤一方,大为在雷江有个靠山,以后不愁安排工作。


人算不如天算,看到这样的结局,任大为心里又多了一份懊悔,假如当初听着父亲的安排,也不用屈居在这小小的雷江了。


唐小川看任大为的脸就像五月的天,见风便是雨的,就借故递上一支烟劝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大学只是咱屁股后面的那片云。”


任大为接过烟,也不点火,只在鼻子前面闻来闻去。


“刘倩考了哪个学校?”


“管她干吗”,唐小川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夕阳下在篮球场上活蹦乱跳的几个师弟。


“走,再让我盖你几个帽,以后机会不多了。”任大为拉着唐小川走进操场。


留下榜单前几个女生,叽叽喳喳议论不停。其中一个梳着中分头,戴个大眼镜,一脸麻子点的女生,扯着尖厉的嗓门抱怨:“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刘倩长得漂亮,家底殷实,还能考上中国政法,唉,咱们怎么就没这命呢!”


另一个女孩附和道:“算了算了,别看了。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儿,这时候就是赔上色相也改变不了这愁人的结果了。”就挽着身边女生朝校外走去。


落日像个红心鸭蛋挂在锦屏山脊上,空荡荡的榜单前只剩下翠绿的柳条轻轻舞动。


 

唐小川和任大为一直打到高岚县城华灯初放。操场没有开灯,灰暗的光线已很难看清楚篮筐。


两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校门口宵夜摊儿上,一打啤酒下肚,任大为突然嚎啕大哭。唐小川眼圈红润,看着任大为耸动的肩膀,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


老板走过来,收拾了桌面上乱七八糟的啤酒瓶,拍拍唐小川说:“送他回去歇着吧。”


唐小川的内心突然异常感动,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学生们挤破头皮往高岚一中钻,进来后又要没日没夜力争上游,想在高考中拔得头筹,耳朵边嘤嘤嗡嗡的整天就是名次和分数,家长说高中是改变命运的三年,老师说高中是磨砺意志的三年,可谁又曾想到高中是情窦初开的三年,高中是青春激扬的三年,高中也是最渴望自由和独立的三年?老板平淡的一句歇着吧,把三年的委屈,三年的压抑,三年的不堪回首全都抛在了脑后。


送任大为回家后,唐小川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刘倩考上了中国政法,也许他们这段尚未开始的恋情就要被活生生的扯断。他不甘心。


不知不觉唐小川又走到了财政局家属楼下,抬眼望去,楼上一排排亮着灯光的窗户都映着刘倩甜美的笑容。有的刘倩坐在书桌前恬静的看着书,秀发如瀑布般垂下来,有的刘倩陪爸妈说着话,精致的面庞笑意盈盈,有的刘倩刚刚擦完身子,卫生间的灯光衬着她婀娜的身形。唐小川醉眼朦胧地欣赏着,直看到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裤子下面搭起了小帐篷,才羞愧的挪了挪身子,站在院墙下面的阴影处。


一只灰色的大蛾子扑沓着翅膀在路灯上飞来飞去,路灯下暗淡的街道没有一个行人。


“刘倩啊刘倩,你在哪里?如果我心里默数三声,这只蛾子落到地上来,就让我透过窗户再看上刘倩一眼吧。”唐小川这样想着,就默数了一二三,窗子上面没有刘倩,二条刺眼的灯柱却顺着街道射过来。唐小川下意识地往路灯柱后面靠了靠。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财政局家属院门口,车灯暗了下去。一个女孩从车上下来,朝车里面的人挥挥手,车里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两个人就在那里低声私语,依依不舍的样子。


这女孩身材蛮不错,唐小川想着,裤子里面那一吊子肉又充满了力量。


这时,女孩抱住伸在窗外的头狠狠地亲了一口,侧着的脸被路灯照个一清二楚。竟然是刘倩,唐小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世界瞬间寂然无声,那两个亲在一起的脑袋朝自己直直逼仄过来,压抑得唐小川喘不过气,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唐小川”,刘倩向这边意外地喊到。


唐小川转身沿着黑暗的墙根向远处走去。


身后两道鹅黄光柱直射过来,把唐小川身影拉得又细又长,像一只巨大的壁虎爬在围墙上。


车子在唐小川身边停下,他站住脚步,心扑通扑通狂躁起来,希望车上下来的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刘倩。


“小川,你怎么在这里?”刘倩打开车门问道。


不等唐小川回答,坐驾驶座的男生就抢着说:“你就是全省物理竞赛拿了二等奖的唐小川?学校奖励的50斤饭票有没有用完?”


唐小川一下子涨红了脸,他本想说饭票用没用完不要紧,不过中山大学的奖学金早已为我准备好了。但看到刘倩微笑着的脸,他的头脑嗡地一声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我刚好路过这里,再见。”


不等刘倩回话,他拔腿就走。身后传来男人嘲笑的声音:“娘们似的,说句话脸红的像猴儿屁股。”


背后的灯就像两把锋利的剑,不费吹灰之力就割掉了唐小川所有的自尊和自信。


他缩着头,一口气走回宿舍,圪蹴在凉席上,眼泪竟无声地流了一夜。



投稿邮箱:leether@163.com


Copyright © 南宁水稻科学研究中心@2017